一时间,两人却都好像沉默了般似的。

“哎,人真多的,挤了半天才打好,让你久等了,!”小赵头上冒着汗气喘吁吁地端着两盘饭菜过来。

“赵经理好啊!”张灵珑看到居然是酒店办公室的**,笑着朝他打着招呼道。

**才走过来时已经看到吴俊涵和一个身材婉约的女子在谈笑风生,认为只是和一个普通员工聊天,这时才看到居然是张灵珑,他那双圆眼在吴俊涵身上转了一下,才呵呵笑道:“今天真是幸运,居然有幸和酒店第一美女一起共进午餐。”

张灵珑吃吃笑道:“赵经理真会说话,灵珑可担当不起!”虽是对着小赵说,但一双灵动无比的明眸却是滴溜溜地在吴俊涵身上打转。

**殷勤地替吴俊涵放好饭都盘,这才呼着粗气坐了下来,不无惊讶地问道:“你们认识?”

“是啊!”吴俊涵与张灵珑异同口声地应道,两人不禁又是对视一笑。

张灵珑看着吴俊涵与**,俏然一笑:“吴先生好大的面子啊,竟然让我们赵经理亲自带着熟悉公司。”

“呵呵,是赵经理太客气了,对我这样的新人也特别关照!”吴俊涵不想让彰灵珑立即知道他的身份,虽说很快就会公布他的身份,但是他的心底却很想继续和这个美女玩这种摸迷藏般的有趣游戏,他想这样,但别人就不这样想了。

**看了看吴俊涵,又看了看张灵珑,摸不清这个年青老板怎么跟张灵珑在这逗上了呢,但既然他们说认识,估计张灵珑也能知道吴俊涵的身份,笑着说:“吴总下午还正打算去你那呢?”

“吴总?”张灵珑美目一转,看着吴俊涵道。“原来吴总一直在戏弄我这个小女子呀!”张灵珑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神色间突然变成如娇然欲泣般,无比的惹人怜惜!

吴俊涵一怔,随即身子朝后一靠,呵呵笑道:“是我吴俊涵冒味了!不好意思。”虽是道歉,但那种昂然的男子气慨却令张灵珑目光在李当脸上定格了一下。

“来来来,先吃饭,先吃饭!”**看着这两上俊男俏女便如在一对小情人般在打情骂倩,心想完了,这两个不会就擦出火花了吧,他举起刀叉大口大口吃着饭菜,心想自己坐在这也不是个事,还是赶紧吃完闪人,免得被人骂不知趣!

既然身份已被这狡黠的女子猜出,吴俊涵也就回复了心情,但却对这女子的慧质兰心深感意外,但不知张灵珑是天生如此还是故意而为,再或者根本就是早已知晓自己的身份与自己玩**阵。

**如风卷残云般把满满一盘的饭盘迅速消灭光,擦了擦嘴道:“我先去办公室一下,吴总,一会我去找您!”

吴俊涵点了点头,张灵珑嫣然一笑道:“赵经理,莫不是怕跟张灵珑坐在一起招什么闲话?”

“咳,哪里会,我上午还有些事没处理完,不说了,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啊!”**咳了一声连忙扭动着肥腰走了。

张灵珑见他那样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明眸看着吴俊涵道:“吴总,你跟我坐在一起不怕吗?”

此时李诗的模样便如一只小狐狸般,愈发的显得娇俏,吴俊涵呵呵一声道:“同事坐在一块吃工作餐难道还要怕什么么?”

张灵珑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看着吴俊涵的双目中清明如许,想起昨天听说酒店要来视察的老总极为难缠,但吴俊涵给她的感觉却是极为平和,尤其是那种不拘一格的真性情显得与其它男人格外不同。

张灵珑拿起纸巾抹了抹嘴道:“不知道吴总对我们工作是否满意,能打多少分?”

吴俊涵身子略微前俯,盯着她那双灵动无比的眼眸说道:“张主管,希望我给你打多少分呢?”

随着吴俊涵身子前俯,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逼向张灵珑,张灵珑感觉有些抵挡不住似的向后靠了靠,两颊红晕慢慢爬起,刹那间显得无比的诱人,张灵珑忽又冒出一句话来:“吴总,今天上午不是在视察各个部门吗?”

“嗯,张主管好聪明啊!”吴俊涵不禁为眼前这个女子的灵慧所打动。

“不知道吴总对灵珑可否还满意?”张灵珑变得有点步步紧逼了。

“哈哈!”吴俊涵爽朗一笑,“能与张主管这般丽人共事,是我的福气,你说我还能不满意么?”

“嗯!吴总好狡猾呀,对灵珑的问题总是在推太极,从不正面回答。”张灵珑娇媚地问道,神态便如在跟吴俊涵在撒娇一般。

吴俊涵看着眼前这个极具姿色的女子,竟然对这个见面才两次的女子有种难耐的**,这个小妖精实在是太有诱惑力,简直是天生的男人杀手!

“呵呵!满意!”吴俊涵的神色无比诚恳,虎目中异芒一闪,竟是紧紧盯住张灵珑那对不停游动的黑眸。

长长的睫毛快速扑闪,张灵珑的眼光朝旁边一闪,躲开吴俊涵那如鹰般锐利的眼神,修长滑腻的十指时而交叉,时而绞在一起。

此时,在餐厅里就餐的员工已所剩无几,尤其是后半排几乎已经**了,显得坐在后面的吴俊涵二人甚是突出,吴俊涵抬目一看,墙上的挂钟已是指向十二点半了,他笑了一声推盘而起,但立即却又温声问道:“张主管吃好了么?让张主管陪了在下一个中午,真是不好意思!”

张灵珑此时不知怎地心乱如麻,见眼那那轩昂男子气势逼人,不由得心中慌了一下,也是站起身来,道:“嗯,灵珑吃好了!”声间间竟然有些柔弱。

吴俊涵朝张灵珑一笑道:“今天这顿午饭是我工作时吃得最开心的,我很期待下次的约会!”他伸出小指朝张灵珑一晃,微一欠身,大踏步朝外走去。

张灵珑盯着那吴俊涵的轩昂背影,神色显得无比复杂,玉指不自禁地伸到嘴边轻轻啃噬着,站在原地许久许久。

下午,吴俊涵和**在办公室谈一些酒店日常的事情,两人聊了好一会,吴俊涵想去上个洗手间,男人只好放下手中的活独自一人来到洗手间解手。

来到洗手间,隐隐约约地听到一阵哭泣声,吴俊涵竖起耳朵仔细一听,没错,真的有人在哭,哭声是从隔壁的女厕所传出来的,会是谁呢?什么事这么伤心啊?

吴俊涵方便完之后故意在厕所外边男女都要洗手的水龙头处逗留起来,他好奇想看看谁在女厕所偷偷躲着哭。

不一会,一个苗条的女人从女厕所走了出来,一身红色的旗袍,吴俊涵认出这是酒店的迎宾小姐的穿着,现在她那美丽的眼睛红红的,她看见吴俊涵勉强笑了一下,吴俊涵知道刚才肯定是她在哭。

吴俊涵看了看确定周围没别的人就直接问她:“小姐,你怎么了?一个人躲在厕所偷偷地哭?”

这吴俊涵不问还好,一问这可爱的迎宾小姐居然又泪流满面起来,吴俊涵赶紧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她并安慰道:“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说不准我还能帮帮你!”她接过纸巾擦干了眼泪向吴俊涵说了声:“谢谢你,先生,我没事了!”

她硬是这么说,吴俊涵奇硬是觉得有事瞒着自己,他看得出这个女孩是个挺阳光、挺开朗、挺自信的姑娘,一定是有伤心事才会如此躲在厕所里一个人偷偷地哭泣。

“这样吧,”吴俊涵对她说道,“等下我请你吃晚饭,咱们再聊聊,这样也许你会想开些。就这么说定了啊,你是酒店的迎宾吧?晚饭时间我叫你。”

迎宾小姐红着眼睛朝吴俊涵点了点头,吴俊涵这才对她微微一笑便回到办公室去了。

到了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吴俊涵便找到那个迎宾小姐,等她和其他的迎宾小姐交接完以后,有点害羞地与吴俊涵一起走出酒店所在的大楼。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吴俊涵,英俊的俊,内涵的涵。”

“马小茹!”

“小茹,我这样叫你没意见吧?”

马小茹点点头没有说话。

“小茹,想吃点什么?”

“随便了,吃完,我还得回去洗衣服!”

“要不咱们去对面的面馆吃面好了。”吴俊涵想想也好,为了方便谈话出去吃也好。发现公司对面有一家“兰州拉面”店,马小茹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在拉面店坐了下来,吴俊涵便开始和马小茹细谈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一来上班,值班经理就找到她,说了有一个客人看中她,要她晚上一起吃饭,马小茹当然知道吃饭就意味什么,所以没有答应,经理便狠狠批评了她一顿,她对素琴说什么“工资哪有那么好拿啊”、“别以为长得漂亮就可以矫情”嗨,总之罗里罗嗦了一大堆,其他一些迎宾小姐也谁三道四的,而马小茹是个脸皮较薄,自尊心较强的女孩子。她一时想不开便偷偷躲到厕所哭了。

吴俊涵听完以后不由得气得面条也不下了,没想到自己的酒店里面也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这样事情对酒店的来说,正常不过了,但对于吴俊涵来说,他决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在自己的公司发生,因为自己早年原因,知道这样做给受害人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当然本人自愿的,他也无话可说。

如是吴俊涵忙安慰马小茹说道:“小茹啊,放心的,你想开些,别人想怎么说就让他怎么说去,理她那么干什么,想得开就这么过去了。”吴俊涵也看得出马小茹遇见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

马小茹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酒店工作这么不好做,我也就不来了,我大专毕业,是学财会专业毕业的,本想找份会计工作可根本找不到,只好到酒店当迎宾员,这个工资稍微多点,但我也受不了他们这些人?”

吴俊涵这才知道这姑娘是个大专毕业生。现在大学生本科都那么多找不到工作,更不用提大专生了,可是,念过正规专业教育的学生没能找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原本心里就有无限的失落,又加上这个事情,也难免会想不开,嗨,吴俊涵感叹当今世道谋生确实艰难啊!以马小茹的漂亮容貌加上苗条身材真要傍个有钱的大款是完全有条件的,可是这姑娘心地纯、骨子硬不肯屈身才会受这种苦,马小茹是个不错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