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分钟过后,二人的**终于逐渐平歇下来,东方冰脸红红的瞪着眼睛,身体软软的依旧沉浸在**之中不能自拔,而吴俊涵则坏笑着看了陆彩依,随后向她招了招手。

看到吴俊涵的动作,陆彩依俏脸更加红艳了,犹豫着不知如何是好,但看着自己老公那坏坏的笑容,不由脑子一晕,随后走了过去,吴俊涵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轻轻吻着她娇媚的小耳垂道,“怎么了?没事吧?”

原本就敏感的陆彩依受到吴俊涵的攻击,身体立即软了下来,听到他的话,不由羞红着道,“老公,你怎么这样啊?”

“怎么样啊?”吴俊涵邪恶的笑着,拉过了陆彩依酥软的小手,随后将其带到了那依然坚硬无比的地方,咬着她的小耳垂道,“我还没有彻底满足呢。”

“坏蛋老公。”陆彩依羞涩不已,娇躯战栗着,但小手却不由牢牢的握住了吴俊涵那里,不肯放开,尤其随着吴俊涵在她耳边的轻声低语,她更不由下意识的轻轻套弄起吴俊涵的下身。

随着陆彩依滑腻温热小手的阶揉搓,感觉吴俊涵的那里传来的火热,陆彩依羞涩的看去,不由微微惊呼了一声,吴俊涵舒服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看着显得万分娇媚的陆彩依,伸手划过了她红艳可爱的小嘴,随后抚摸向她的头发,微微将她的头向下压去,陆彩依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俏脸红艳万分,偷偷的看了眼**两个女人,发现她们都在沉沉睡着后,才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

东方冰虽然只经历了几次**,尤其她身体本就虚弱,于是在品味**的余韵时,已经脑子昏昏的睡了过去。

看到两女睡了,陆彩依不由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呢,心中的羁绊消去,尤其面对的又是自己最爱的男人,于是在吴俊涵的持续暗示刺

激下,唐梦琪终于不由羞红着小脸微微伏下了头去。甜美的小香舌伸出,在那还残留着阴靡的地方上轻轻**着,随后张开小嘴它含了进去!

随着她的吸允和小香舌的**,吴俊涵那里将陆彩依娇媚的小脸都狠狠撑了开来,陆彩依双眼迷离,跪伏在地上高高翘着肥满的臀部,头部起伏着小嘴吸允套弄着,同时小翘鼻中也忍不住嗯哼的呻吟着,吴俊涵伸手抚摸着她黑亮的长发,微微呻吟着,下身传来的一**快感令他舒服无比,人生如此,真是快乐啊。

十几分钟后,陆彩依不由吐出了来,随后呻吟着脱掉了自己的白色工作服,两只纤纤玉手缓缓掀起了自己的小背心,随后从头部脱下,脱衣的过程中她甚至还羞涩的不时看上吴俊涵一眼,真是诱人无比,终于那小背心脱了下来,陆彩依迷离着双眼两只小手抚摸到了胸前,隔着乳罩轻轻揉搓着,同时小嘴也不由微微张着,嗯哼沉醉的呻吟着。

仅仅片刻后,她又不满足了,略显急促的撕开了乳罩,立时那丰满而硕大的**蹦跳了出来,微微颤抖着,那雪白的软肉上一颗鲜红的樱桃显得耀眼无比。两根手指轻轻夹住那里来回厮磨着,同时小手也狠狠抓住了自己的**大肆揉搓着,但是那**何其之大啊,陆彩依的小手根本就无法满足,她不由双眼迷离的看向了吴俊涵,随后两条**跨开,坐在了吴俊涵的大腿上,微微呻吟着将自己丰满的**压向吴俊涵脸上,吴俊涵心中一笑,自然不会客气,于是两只大手毫不留情的抓住了那丰满的软肉,狠狠揉搓着,在那雪白的软肉上留下了一个个青色的指印,但是陆彩依非但没有喊痛,反倒扭动着自己完美的娇躯,啊啊呻吟起来。

随着她娇躯的扭动,那肥满浑圆的臀部隔着短裙便不断摩擦着吴俊涵的下身,若有如无的接触让二人都是一阵阵沉醉,看着眼前的美景,吴俊涵终于忍不住张嘴含住了那丰满**上一颗红樱桃,随后牙齿轻轻嘶哑着,粗糙的大舌头也在其上**着,陆彩依立时娇躯乱颤,两只小手死死的抱住了吴俊涵的头,仰着头啊啊的呻吟起来。听着那呻吟,玩弄着面前的美丽,感受着下身的厮磨,吴俊涵终于忍不住了,他的一只大手悄悄离开了**,逐渐向下,抚摸着那光洁滑腻的大腿,大手也来到了大腿根部,抚摸着那阴靡湿润无比的地方,随后悄悄的撕脱掉她的小丁裤。

吴俊涵咽着口水,抚摸着陆彩依琪肥满浑圆的大臀部,将其下身微微抬起,随后在陆彩依的配合下,对准了那**横行的阴靡地方,随后陆彩依便沉醉的呻吟着,微微沉下了腰,将它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陆彩依满足的呻吟了一声,只觉得自己空虚瘙痒无比的下身终于被一个滚烫巨大的物体完全撑满了,心中不由舒服无比。

微微停了两秒后,陆彩依终于忍不住两手再一次抱住吴俊涵的头,让他的大嘴肆意啃咬着自己的**,让那丰满的软肉在他的脸上来回厮磨着,同时下身那肥满浑圆的大屁股也开始来回的抛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砰砰的**碰撞声不断传出,同时那巨物进出着也带来了扑哧扑哧的声音,当然了,最诱人的还是陆彩依沉醉无比,如哭如泣一样的尖叫呻吟。

感受着下身传来的无边酥麻快乐,吴俊涵舒服的吸着气,同时下身也开始飞快的挺动起来,每一次都必然要把陆彩依琪娇嫩的身体狠狠顶到空中,但却又完美的掌握好了力道,让二人的下身并不分开,于是瞬间后陆彩依便会携带着全身的重量飞快坐下,那样的力度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而且那东西又是那么庞大,于是每一次便会狠狠的撞在陆彩依身体最深处的那份娇嫩上,将其毫不留情的撞开厮磨着,让陆彩依尖叫哀吟不已,娇躯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二人便以这样的姿势**着,仅仅十几下后,在那样强大而密集的酥麻下,陆彩依终于忍不住心中快乐,哀声尖叫着疯狂的甩着头同时达到了第一次**,但这并不是结束,吴俊涵进攻的更加强烈了,每个人都知道**时人的身体是敏感无比的,而且这样的姿势动作原本就能给女人带来无比强烈的快乐,更何况是**时呢?于是吴俊涵的每一次进出,都必然让陆彩依不由翻一下白眼,两只小手狠狠抱着吴俊涵的头,然后啊啊尖叫着,身体**颤抖着,口水都不由从嘴边流了出来,可见那天堂般的酥麻快乐已经彻底征服了她,让她完全迷失了

时间悄悄流过,不知过了多久,陆彩依已经无力呻吟了,她达到了至少六七次**,整个身体都已经完全酥软了,嗓子也沙哑无比,她被摁倒在沙发上任由吴俊涵攻伐着,终于片刻过后,吴俊涵也吼叫着喷发出了自己的**,立时让已经近乎失神的陆彩依身体战栗不已,**着达到了又一次**

事后,吴俊涵躺在**,轻轻抚摸着怀中已经晕过去的陆彩依,嘴角不由涌起了一丝笑容,真是完美的女孩啊,晕过去的陆彩依像只小猫一般趴在吴俊涵怀里,一张俏脸上满是汗水和满足,**的娇躯浮现着淡淡的粉红,微微蜷缩着,惹人怜爱无比。

吴俊涵大手在她身上来回抚摸着,同时眼睛也看向了宽大的病**另外两个**的女人,一个是自己老婆,东方冰,她也**着娇躯,其上遍布着疯狂的痕迹,沉沉睡着,至于另外一个自然是美貌的护士方倩倩,她最先也是最多承受了王涛的攻击,抬头看想桌子上几朵鲜红的桃花印记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此刻方倩倩更像一个小猫咪,在风雨过后安然得躺在吴俊涵的旁边,依旧还没有醒来,嘴角还露出一丝痛楚甜蜜的笑容。

真是,天下间能有几个男人能享受到这样的完美生活啊,一张大****的躺着三个绝美的女人,她们完美的娇躯浮现着粉红,微微蜷缩着无论哪里都可以任由你施为,哇哈哈,没有体味过的男人是不会知道那是什么感觉的!

日子像往常一样飞快地向前迈进,今天又是星期天,上午,吴俊涵按照吴俊涵梁柔柔给的地址找到她住的地方,不一会,梁柔柔就从楼上来了,她今天好象刻意地打扮了一下,此时的身穿一件红色为主的格纹衬衫,修长的双腿上套了条黑色的短腿裤,脚上蹬了双黑色高跟凉鞋,色彩亮丽的格纹外套与黑色的高跟凉鞋让她显得格外的秀气与可爱,全身展示了她的无限风情,今天的梁柔柔给人一种强烈的学院派气质!

今天她在餐厅一定会引人注目的,吴俊涵心想,梁柔柔这女孩自己第一眼见到她,就觉得她很漂亮,总之,和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孩子一起共进晚餐乃人生一大乐事啊!吴俊涵的心情自然格外地好起来。

吴俊涵先打了电话给刘雅婷说自己不能回家吃饭了,然后,吴俊涵和梁柔柔便一起上了吴俊涵的车。

吴俊涵问梁柔柔:“想吃点什么,或者说想上哪吃?”

梁柔柔笑着说道:“客随主便,没关系的,你随便找家小馆子就行了!”梁柔柔对吴俊涵已经完全没有陌生和距离感了。

“你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

“我几乎不吃任何西餐,中的吧。”

“杭菜怎么样?”

梁柔柔微笑着点了点头,梁柔柔发现自己和吴俊涵越接近心中那分感觉就越重。

吴俊涵驱车来到一家名为“榕树人家”的杭菜馆,这是北京最有名的杭州菜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