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夜晚很热闹,路两旁灯光闪烁,路上也是一对对男女亲密的相拥着游玩,吴俊涵很久没有一个人出来逛夜市了,好象二年了,有点好奇的看着路两旁,同时打量着身旁走过的一个个美女,心情突然有种莫名的兴奋,以后可是有美女看了哇感觉有点怀念这样的日子了。

白凤珍一个人无聊地走在街上,自从自己六年前去美国总部工作以后,自己整整离开这座城市六年了,看着身边一处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的建筑,自己回国一个的月了,当自己一回到这座城市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听他的消息,当得知他已经这座城市,这个国家,甚至进入全世界的前十的大富翁时,虽然在美国也知道他的一些消息,但以无法和现在相比,自己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失落,高兴的是他真的成功了,失落的是会不会接受自己,这个曾经和他有过一夜情,将自己的少女之身交给他的女人,就在**落寞地想着,突然,前面一个让自己熟悉又兴奋的身影迎面走来,**不由得停下脚步,等待着他。

正准备离开这里回家的吴俊涵突然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美女,当然此美女样子太美,身材实在太火爆,吴俊涵细细打量着面前女人,弯弯细眉,水汪汪的大眼,娇小琼鼻,散发着诱人光芒的小嘴,皮肤洁净白皙,甚至还隐隐透出一股粉红色的色泽,让人忍不住想要轻轻抚摸、亲吻。

修长白皙的脖颈下,衣服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一对丰满如小山般的**被紧紧绷着,有呼之欲出个感觉,接着往下,修长诱人的**正紧紧绷着并在一起,引得吴俊涵这个初窥男女之事的男孩一阵失神,至于那浑圆大大的臀部更是让吴俊涵双眼大放光芒,以吴俊涵专业眼光来看,这是一个寂寞多年的旷妇。

不过,使吴俊涵感觉奇怪的是,这张脸有点熟悉,可能是自己多年前的顾客吧,吴俊涵心中默默的想到,到这里吴俊涵也没有去多想了。

天啊,他也太过分了吧?竟三然还歪过身子打量自己后面,**心中一阵阵羞涩,只觉得后面那最隐秘的地方完全爆露在了面前男人的眼前,这样想着,那种羞耻般的快感让**心中一阵阵战栗,自从那个晚上将自己交个眼前这个男人以后,自己再也未接触过其他男人的身却又开始了抽搐,那最隐秘的地方更是溢出了一丝丝花露,那久失复得感觉又回来了**看着面前的男人还像以前一样像个色狼打量自己,他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都已经是知名的企业家了,这点怎么还没改啊?**心想到。

**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平复下慌乱颤抖的心情,随即不由升起一丝羞怩,想想这些年多少男人这样看自己,唯有他的这样看自己,自己才可以接受的,**想到这更加羞耻万分,可几年来从未反应过的身却更加情动,但是他害羞没有认出自己来,难道他忘记了自己。

看着**的反应,搞得吴俊涵一阵意外,心想:莫非自己的眼神有了**一般的效果?

要知道面前这个**自从六年把自己交给吴俊涵一次以后,此美女从来就没有经历过任何男人,而且甚至因为个人性格原因,连发泄情感必要的**都从来没有过一次,想想看六年来积压的欲火绝对是要比任何**都牛逼的啊,而今天这颗“**”却被意外的相遇引燃了,要不是**意志坚定,估计早就变成**了!

当然了这一切两个人是都不知道的,吴俊涵有点莫名其妙,而**却觉得自己身越来越热,下身也是变得水流横行,心中羞耻万分,咬了下下唇,羞涩的说道,“你,跟我走!”

吴俊涵一呆,要知道现在的**可是一脸**,大大的眼睛中也是水汪汪一片,明显动情无比,!现在跟她走,吴俊涵想着,莫非此**对自己一见钟情,决定待会和自己来一夜疯狂的爱情,可自己早已不干这一行了,吴俊涵又看看面前身材火爆、相貌完美的**,又兴奋万分,最后还是点头道:“我跟你去。”说完和**并肩向前走去。

**正全面压抑着自己的**,旁边吴俊涵心想这**也太妈的诱人了吧,而且她也太敏感了吧,现在都如此动情了,竟然只是一个大幅度的动作便能让其产生快感,那等自己把她压倒在**时**时,岂不会是.吴俊涵不敢想下去了。

吴俊涵的想着一只手环住**的小蛮腰,**感到一个温热的手身紧紧贴住自己的腰部,同时强烈的男性气息传来,**身不由一阵阵战栗,忍受不住呻吟了一声,眼中水汪汪的四处扫视,似羞涩,似勾引。

察觉到自己的异样,**狠狠咬了下嘴唇,勉强在吴俊涵的搀扶下向前走去,但是,一个动情的**和色狼吴俊涵在一起,尽管是在大路上,但两人就一定会安全吗?

隔着薄薄的衣服,吴俊涵完美的体验到了那充满弹性和滑腻的触感,随着走路晃动,**胸前的山峰激烈的跳动着尤其是当看到**晶莹剔透的小耳垂也变得艳红无比时,吴俊涵的欲火终于爆发了,于是吴俊涵先前放在**小蛮腰上的右手开始逐渐摩梭起来,当感到她的身出现了一阵战栗后,吴俊涵得意无比,看来这**也在期待着自己的爱抚啊。

吴俊涵却不知道自己身旁的**虽然是动情无比,但却并非她所愿而完全是身的本能反应,尽管如此,但随着吴俊涵的爱抚,**的脑海也开始逐渐被**所占据!

吴俊涵将**晶莹红艳的小耳垂含在了嘴里轻轻一吻,看的出来,这是她的敏感点之一,因为她的身颤抖的更加剧烈了,**终于被**和身的本能击败,因为她已经下意识的走进了一个偏僻、黑暗的小巷内,同时随着吴俊涵的爱抚也肆无忌惮的呻吟起来,在这里没有人可以看到男人和她,也没有人可以听到她的呻吟,所以她终于放开了自己,火爆滚烫的身如蛇一般在吴俊涵身上摩擦着,让吴俊涵的**一升再升。

终于吴俊涵受不了了,狠狠的将**压在墙上,呼吸急促的拉开了**的裙子背后的拉链,裙子随着拉链的拉开缓缓落在地上,在最后关头,吴俊涵反倒有心情打量了一下**,****的白皙肌肤,修长的**,即使是在黑暗之中也依旧是那样耀眼。

已经完全被**统治的**忍不住急切的呻吟道:“给我,快点,给我”

看着**的荡样子,吴俊涵脑中一声轰响,想也不想的便伸手撕开了那早已湿透的单薄内裤,同时将自己东西掏出,对准那温暖、湿润的地方狠狠刺了进去。

“啊——”**一声满足的尖叫,而吴俊涵则瞬间停滞住,因为一股无边强烈的快感冲入了自己脑海,真是令人陶醉啊。

看到吴俊涵不动,**却忍不住内在瘙痒,于是浑圆的**便开始有节奏的快速套弄起来,同时一声声满足的叹息也从**的樱桃小口中不断发出,品味着,吴俊涵也快速的动作起来,**尖叫着,只是尖叫中却充满了满足和快乐。

近半个小时后,在**近乎嘶哑的尖叫声中,两人同时达到了**,吴俊涵看着一脸满足的**不由微微一笑,伸手替她拂开因为汗水而黏在红扑扑脸蛋上的头发,随后温柔的一吻,看着因为快感而有些糊糊的她。

吴俊涵笑着替二人整理好了衣服,然后抱着糊糊的**向最近的宾馆赶去,一次又怎么够呢。

一路无语,不过当吴俊涵抱着一脸红潮的**进入酒店并要求开房时,那小姐的眼光很古怪,尤其是当看到吴俊涵怀中的**一脸红潮犹自喘息时,那古怪神色就更加强烈了。

进入房间,吴俊涵低头看了眼闭着眼睛一脸红艳的**,随后便进入卧室,将**放在了宽大的**,让她摆成狗爬的姿势,要知道**已经毫无力气了,于是上身便软软的紧贴在**,而下身却因为渴望充实的**强行抬在空中,完美的曲线展露出来,似乎因为心中的空虚和内的瘙痒,当迟迟没有感到的吴俊涵的行动时,**哀鸣般的呻吟着,肥满浑圆的臀部不受控制的上下晃动起来。

看到如此荡的动作,吴俊涵狠狠拍打了一下那肥满的屁股,顿时**娇媚的呻吟了一声,那雪白的肌肤上也出现了一个清晰的红手印,看着那雪白和淡红的相应,吴俊涵终于再也不能忍受,怒吼一声毫不怜惜的进入了**内疯狂的动作起来。**尖叫的呻吟着,完美的身更像是大海里的一叶孤舟,剧烈的来回晃动,一时间,满屋春色!

两小时后,**一脸汗水、浑身疲软的依偎在吴俊涵怀里,吴俊涵得意的轻轻爱抚着她,心想,**已经达到六七次**,自己还能有极多余力,应该算是强悍了吧。

似乎感到吴俊涵的得意,**一脸羞红,轻轻咬了一口吴俊涵的胸膛,小声道:“坏蛋”

“嘿嘿,宝贝是不是又想要了?”吴俊涵一脸坏笑的抓住**一边**轻轻揉搓着问道,**恩的呻吟了一声,想要反击却浑身无力,只好任由吴俊涵施为。

“你太厉害拉。”

“嘿嘿,那当然!”

两人就这样轻松的聊着天,在彻底的**过后,**本就没有了任何心防,所以在吴俊涵的温柔举动中,二人感情飞速发展,虽然不敢说爱,想想六年了,在**最强烈的年龄里,自己没有接触任何一个男人,而今天他再一次带给了自己疯狂而完美的**,又何况,他还是像以前那样温柔体贴,事后对自己那么好,让自己有依靠感,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自己心中最完美的形象,自己六年坚持和等待总算不是白费,虽然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结婚,但自己真的无法再次离开他了,虽然他现在还没有认出自己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告诉他,都应该告诉他,自己已经回来了。

“俊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