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吴俊涵带郭小娟去新生集团在唐山分公司采访回来的路上,吴俊涵一直看她过不停,搞的郭小娟莫名其妙的。

“看什么看?”这时郭小娟终于忍不住了问道,说完脸颊顿时一红,显得更加娇媚,几缕头发散落在丰满的酥胸前,显得更加成熟诱人。

“美女就是美女,穿什么衣服都好像天仙一样,现在我才明白唐明皇从此君王不早朝说的是真的,要是天天看到你,恐怕我也不想去上班了。”吴俊涵的眼睛仍然肆无忌惮的在郭小娟的身上打量着,色色的赞叹。郭小娟今天穿着宽大轻便的家居服装,显得苗条丰盈,虽然遮挡住光滑如玉的肌肤,但是浑身散发出俊冷的气质令人展开无限的遐想,薄薄的白色长毛衣恰好挡住丰润的臀部,好像短裙一样,衬托出身躯的婀娜优美。她羞涩的冲我一笑,动人的表情让吴俊涵想起了一笑百媚生这样的经典。

“胡说,哪有你的几个女朋友长的美。”郭小娟轻声地说道。

“是吗?”她那粉嫩修长的大腿充满诱惑,吴俊涵看得色心一荡,目不转睛。

“真受不了你,色狼。”郭体小娟在吴俊涵的盯看下,终于再也受不住地说道,然后转过身体去。

随后两人都没有找对方说话,良久,或许郭小娟忍不住这样的气氛说道:“吴俊涵,路上挺无聊的,要不我们随便聊聊?”

“可以呀,有一个大美女在旁边,正是献殷勤的时候,我可要好好地把握机会。”

“又来了,我真是想不通,就你这种无赖样子,怎么会让刘总裁她们这样的女人喜欢呢?”

“人品问题,”吴俊涵自嘲的笑了,其实吴俊涵也说不明白为什么众女都对自己另眼相看,只能说自己更有男人味,人家说为了钱,但是她们对钱都对相当的无趣。

“脸皮挺厚的,你以为你是谁呀?”

“呵呵,我这个人什么都缺,但是就是不缺自知之明,刚才开玩笑的。”

“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可以吗?”郭小娟接着说道。

“如果你要是问我和几个女人之间的事情,那么我的回答是不可以!”吴俊涵回头说到,说实话,这些天我回答这个问题已经有点烦了,好像和我认识的女人都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你怎么知道?”

“猜的,女人头发长见识短,除了整天喜欢关心别人的私生活,我不知道你们还对什么感兴趣。”吴俊涵笑着说道。

“女人怎么了,你以为你们男人比女人强多少,别总以为自己是个男人就有多了不起,告诉你别小看我们女人,你们男人家里活干过几件,为什么做饭洗衣服这样的家务活都是女人干,她们在公司中劳累一天难道就不累?”郭小娟忽然大声说道,慷慨激昂,吴俊涵估计如果不是在车中的话,她一定还要手舞足蹈,配合上动作。

“得得,我错了,向广大女同胞道歉。”没有想到郭小娟是个极端的女权主义者,吴俊涵相信自己在反驳一下子恐怕她要从车上把自己扔下去。

“哼,我就知道你口服心不服,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家伙。”郭小娟接着说道。

吴俊涵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忽然感觉自己的心情开始没有来由的开始急躁起来,我忙止住话题说道,“要变天了,你坐好,我开快一点。”

“什么,你说要变天,你以为你是神仙呀。”郭小娟看着晴朗的天空,好笑的说道。

吴俊涵没有给郭小娟过多地解释,但是吴俊涵知道,心中好像天气预报一样,一旦心情急躁,马上不久就会有事情发生,无论是身边的事情还是天气开始变化,我都首先感到不安,就像那次和马小茹一样,这好像是一种本能,就像自然界的动物一样,比如在地震来临之时,鸡飞狗跳的。

吴俊涵有预感这次自己和郭小娟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好像天气就是自己的征兆一样。

果然,汽车上高速不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开始雾蒙蒙的下起了雨,不过最坏不是这个,而是莫名其妙地降了雾,而且是越来越浓,雨不算大,现在还能勉强看的见,现在吴俊涵只希望前面走好没有封道,吴俊涵也不敢开快,害怕万一一不留神就开到深沟当中去,这种高速路两边都建着几米多高的防护堤。

大概害怕是吴俊涵分神,郭小娟也没有和吴俊涵斗嘴。现在汽车周围没有一丝亮光,即使就在你前面二米处有辆车,打开车灯,你的能见度也依然非常低,吴俊涵现在的车速已经比走路还要慢了,就这样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行到离北京市区二十五公里的时候,最不想的事情发生了,封道。

车子停在那里,郭小娟忙问道:“怎么了?”

吴俊涵看了看表,苦笑着说到:“封道了。”

“那那我们?”

“我们看来就要在这里过夜了。”吴俊涵郁闷的观赏车灯,顿时四周灰蒙蒙的一片,又是黑暗的晚上,雨越下越大了,不时有雨点敲打着玻璃,发出啪啪的响声。

“不会这样吧,我们今晚怎么过,要不然我们走回去吧?”郭小娟马上脸开始暗了下来。

“走!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高速,大姐,离市区整整四十里地,就是你想走,他们也不会让你走的,还是在这里等着吧,等明天早上解封了再说吧。”吴俊涵又说道:“反正车中也不冷,我们就在这里睡一晚上。”

“我不管,我要下车,不然这里晚上怎么睡觉?”郭小娟根本不听吴俊涵的劝告,说着一手打开车门,就要下车。

“你疯了?”吴俊涵看着外边的大雨,忙把郭小娟拉进来,关住车门,立刻一股冰冷的空气飘进车中,还夹杂着几分潮气。

“可是可是我”郭小娟说着又打开车门,要挣扎着下车。

“可是什么可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车上,听到没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把你打昏在车上。”吴俊涵命令道,现在已经失去耐性。

“为什么要听你的?”郭小娟不满的说到。

“因为我是男人!”吴俊涵瞪了她一眼。

“哼,自大狂,我现在就要下车,你别管我。”郭小娟说着已经一只脚伸下去,透过车中的灯光,吴俊涵看到立刻她的头发上全是雨水。

“女人!”吴俊涵咬着牙,一把抓住郭小娟的毛衣,愣是把她给拽了回来。可能我下手的力气太大了,恍惚中扯出她那高挑曼妙的**,在我的眼中一闪而没。

“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不然你知道后果。”吴俊涵紧紧地把郭小娟摁在座位上,面色凶狠的警告道。

“你敢!”郭小娟声色俱厉的说到,但是随着吴俊涵的目光更近了一步,她不由得身子紧着后座,两手挡在胸前,呈保护状态。

“呵呵”吴俊涵笑了笑直起身子,她和裘梦嫣一样,都是吃软怕硬的主。

“总有一天让你好看。”郭小娟恶狠狠的说到。

这个时候雨更加大了,坐在车中,可以清晰地听到豆大的珠子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玻璃。

吴俊涵知道郭小娟在为刚才的事情对自己挑刺,我也没有理会她,只是头在车座上,美美的睡觉。

“喂,别睡了,我们聊聊天怎么样?”郭小娟用腿踢了踢吴俊涵说道。

“好呀!”

“给我讲讲你的爱情史怎么样?”

“你想听我跟谁的?”吴俊涵睁开眼睛问道。

“谁的都可以,先从刘总裁说起吧。”

“郭小娟,”吴俊涵也凑上连说到:“你不是想听爱情史吗?那都是过去很长时间,我基本忘完了,要不我现在给你讲一个新的?”

“好呀。”

“你看着风雨交加的夜晚,如果我们在野外来上这么一段爱情史你说该多浪漫呀?”吴俊涵望着她那高高的胸脯,没来由的一阵情绪激动。

“你混蛋!”郭小娟又伸出腿踢吴俊涵。

“别惹我发火,”吴俊涵忙说道,因为那种急躁不安的情绪更加严重了。

“哼”郭小娟虽然不服气,但是也没有再踢吴俊涵。我们两个话不投机,都沉默的坐在车箱中,倒是林宝宝才刚刚一会儿的时间,她又开始坐不住,在座位上晃动着。

“怎么了?屁股上长痔疮了,没事你瞎动什么?”吴俊涵呵斥道。

出奇的,这次郭小娟竟然悄然无声的停了下来,两个人都可以看到,外边的雨帘更大了,已经在车窗中形成了一道瀑布,虽然车子里有灯火,但是外边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都是黑蒙蒙的一片,今年的雨水太多了,我只能在心底赞叹。

“吴俊涵,你说这雨什么时间停呀?”郭小娟低声问道,话语中喘着粗气,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谁知道,大概到明天早上吧。”吴俊涵也没有多想,不过既然她对自己低声低语,自己自然也说话和气些。

“呀,这么长时间呀!”郭小娟好像着急的样子。

“别担心,”吴俊涵觉得自己和一个女人生气,完全有点小肚鸡肠了,

从灯光中,吴俊涵看到郭小娟的脸上一片微红,吴俊涵发现她的脸上的红潮更加浓了,呼吸也更加急促,虽然耳边一边大雨的声音,可是吴俊涵依然听出她的反常。

“郭小娟,你怎么了,有病吗?”吴俊涵忙问道。

“没有,就是我现在觉得在车上过夜怪怪的,你接着讲吧。”

“习惯就好了,”吴俊涵又开始讲下去,讲到一个比较有趣的地方,郭小娟也大笑起来,可是她笑着笑着,忽然快速的弯下腰,捂着肚子,说不出的难受。

“你怎么了?”吴俊涵俯下身子问道。

“没事就是?”郭小娟说话吞吞吐吐。

“感冒着凉了吗?”吴俊涵忙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郭小娟披上,然后把手蹭着她的额头,感到几丝炙热,“坏了,你的额头有点烫,这可怎么办?”

“不是的,我是”郭小娟伸手拉了拉吴俊涵的衣服,低低的说道,“我想方便一下。”

“什么?”吴俊涵脸色一怔,大声咳嗽起来。

“你混蛋!”郭小娟捂着肚子把腰弯得更加紧了。

吴俊涵这才明白过来,郭小娟刚才为什么一直要出去的原因,这可怎么办呢,如果她出去的话,相信现在的大雨虽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绝对能把她的衣服淋个湿透,然后再熬上一晚上,她非感冒不可。

“我受不了了我下车吧?”郭小娟询问的说到,但是看样子也不想下车,毕竟外边的雨太大了。

“这个要不这样吧,是从权益,非常时期非常解决。我闭上眼睛,你可以把车门打开这样或许就可以了”吴俊涵也吞吞吐吐的说道,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近乎变态的想法,不知道这个美女记者方便是何种羞人的姿态。

“这怎么行呢,你一个大男人我还是下去吧?”郭小娟说着,但是仍然没有动,看来她是放不下面子而已。

吴俊涵看着郭小娟用手捂着禁区的姿势,偷偷的咽了几口口水,然后建议到:“没事,我把车里边的灯也关掉,你就放心吧,我闭上眼睛看不到的。”

“可是可是你能够听到呀。”看样子郭小娟现在从心理上已经接受了这个建议,只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放心,我会把耳朵也捂上的,再说雨这么大,我跟本听不到。”吴俊涵又找到理由说道。

“真的你可不能骗我呀。”听郭小娟的声音可以知道,她实在是憋不住了。

“嗯”吴俊涵点点头,随手关掉车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