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午后有些错乱,日光倾斜,车声人影在街头交杂,迟开的花朵展着缤纷的颜色。吴俊涵开车在街上穿行,有种疲惫后的欣慰。有了自己的公司,也从里面出来了,又了盼儿和惠琳的爱,生活变化太快也太多,尤其最近,公司的业绩又提高了很多,生活也一步步好起来。

生活在前方,路在脚下,吴俊涵保持着怡然自乐,因为没有不开心的理由,也因为知足,虽然自己的人没有爱自己,但是还有爱自己的人等着自己来爱。

来到公司,吴俊涵经过员工办公大厅,来到刘盼办公室门前,吴俊涵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这间留着两人好多甜蜜温馨的办公室,也给他带来很多财富,还有很多的欢笑。

吴俊涵刚要推门,身后传来一串急促地脚步声。他转身,刘盼散着热情的娇躯呼地扑到他怀里。卫生间就在后边不远,估计她刚从里面出来。

“你又发疯!”吴俊涵回头看了看,还好没人,伸手把刘盼抱住。

“谁让你昨天晚上又不来陪人家?”刘盼瞪着吴俊涵,假装很生气地模样。

“一个晚上就受不了啦?小**!”吴俊涵轻骂一句,一脚把门踹开。

“啊!”刘盼轻呼一声,咯咯笑着任吴俊涵抱进。

两人进房,吴俊涵又回踢一脚把门蹬上,直接把刘盼抱到办公桌上让她坐在上面。无需约定,两人第一时间抱到一起,嘴对嘴揪住激吻。

刘盼在办公室和吴俊涵接吻,一般都是被动,很少有如此大胆,在走廊就扑到吴俊涵怀里,虽然那一刻没人,唇分后,吴俊涵问:“盼儿,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的疯?”

刘盼白了一眼,委屈地翘起小嘴:“还说?现在惠琳姐虎视眈眈,你又早早去外面偷腥,我是你正牌情人,再不主动点,汤都没的喝了!”

“别胡说!”吴俊涵温柔地说了一声,把刘盼抱的紧紧的,这问题今天刘盼提过出来了,他不的不想一下,这也是实在无奈的事情。现在有惠琳,家里面还有两个对他虎视眈眈。

刘盼可怜巴巴盯着吴俊涵,还带着一丝气恼。

吴俊涵汗了一个,满怀愧疚道:“盼儿,对不起,是我不好,以后我肯定什么都听你的。”

“那有什么用?”刘盼推开吴俊涵,丧气不已地转过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分明是心里没我而已!”刘盼闷了闷头,又转身搂上吴俊涵脖子撒娇地说道,“老公,你是我地,不管她们用什么方法,谁也抢不走?”

“对,我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吴俊涵心内激荡,把她深拥在怀。

吴俊涵大汗,忙紧一把刘盼楼了过来。

“坏蛋!”刘盼嗔怪一句,偎过楼住吴俊涵的腰。

吴俊涵停住,汗颜无比地望着“盼儿,你真好。”吴俊涵百感交集,啥也说不出。

“你少来!”刘盼突然把吴俊涵推开,指着鼻子说,“我警告你,我虽然是你情人,要是我几个晚上见不到你,你就别想动花花肠肠!还有,你和她!那是**,跟情爱无关,你可以和她做,但是要在我这里,听懂了吗?”这也只是刘盼嘴上说说的,心中也不会真的这样想,即使这样想,这样做了,那她真的就失去吴俊涵了。

“听懂了,性与爱无关。”刘盼居然谈到性与爱地辩证关系,吴俊涵忍着笑,连连点头。

“嗯!”两人忽然抱到一起,嘴唇相贴,刘盼俏眉一皱,发出一声动人的闷哼。这吻异常激烈,刘盼两手揪着吴俊涵脑后的头发,奋力向前按,吸啜无比大力,吴俊涵舌头几乎被攫取抽掉。好在吴俊涵有手,立刻探入,捉住刘盼那对雪白饱满的**。

“啊!”刘盼一声**,吻力稍歇,然后愈加狂暴。

吴俊涵任由刘盼抱着狂吻,又探进另一只手,在她两只弹性无比的**上交替揉抓。刘盼呼吸愈加急促,嗯嗯不休,手急不可耐地揪向吴俊涵裤裆,熟练地掏出撸动。吴俊涵不甘示弱地腾出一只手,摸进刘盼的裙底。刘盼很快不堪忍受上下两处的快感,放弃亲吻,紧皱双眉,阖着双眸咿啊呻吟,只顾加快手部的动作。

吴俊涵的嘴在她胸前那两团雪白的肌肤上游移,吸吮、咬啮着。

刘盼只能用双手抱住吴俊涵的项脖,迫使吴俊涵将整个头都埋入她的胸前。刘盼身子开始扭动腰枝、娇首左右舞动,呻吟声越来越大,秀目钟情地看着吴俊涵,充满了娇艳、妩媚和饥渴。

“老公,我我不行了!”刘盼断断续续的呢喃声。

“嘿嘿,盼儿,还没开始就不行了啊。”吴俊涵将她抱起,让她趴在办公桌前,帮她除去衣服,刘盼立即变成了一丝不挂的,在白灯光下,那肌肤更显得洁白、细腻、鲜嫩。

他们一前一后,对着办公室的离地玻璃,看着外面一切风景,迅速的**在一起

刘盼急促的娇喘,这正她的可爱之处:十分敏感!只要稍加挑逗,便热情洋溢、春色朦胧、娇媚多姿,欲焰骤起就一发不可抑制。

在刘盼的作用下,吴俊涵同样的呼吸急速,同时速度加快,直至刘盼达到**,无力的趴在办公桌前,身子仍然在扭动。

吴俊涵抱起刘盼**的身体,来到办公休息室的**,同时拉上窗帘,然后就朝**的刘盼扑去。刘盼四肢张开,软软的躺在**,媚眼含情的望着吴俊涵

“噗滋!”

随着吴俊涵一招饿虎扑白羊,刘盼上下颠弄,胸前的一双玉峰也激烈的摇晃着,在空中荡起一片诱人的乳波。而她的满头秀发更是披散着,随着她的动作而在空中飞舞着,更增几分狂野风情

※※※※

中午,吴俊涵躺在**,那里不仅巨大伫立,还粘湿湿发着亮光,刘盼找了张纸巾递过:“擦擦赶紧吃饭去吧。”

吴俊涵笑道:“擦什么擦?你帮我弄干净!”

“就知道欺负人家。”刘盼**未了,羞羞一瞥,咽着口水俯身,张大小嘴,把吴俊涵的东西纳入,爱不释手地**起来。

“哦,好舒服。”吴俊涵志得意满,撩开裙子,把**手探入刘盼濡滑不堪地屁股沟。

两人刚刚还说要走,这又来了。

刘盼颤着娇躯,忍受着吴俊涵对自己身体的轻薄,手口并用,卖力地吞吐、亲吻,时不时还睁开眼,妩媚又讨好地瞄一下,似在看吴俊涵的反应是否满意。

吴俊涵漾满微笑,受用无比地享受着。

“啊!”吴俊涵正爽,全无防备,浑身一抖,发出一声惨烈无比的大叫,脑海中“完了,**完了!”

“你干嘛呢?”吴俊涵抽回手,不解而生气地问。

刘盼手握着吴俊涵的东西,歪头瞪着道:“你还有脸说?我问你,惠琳姐有没有这样做过?你每次和她搞在一起要弄几次?”

吴俊涵哭笑不得,不知道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忙把她扯起抱住有口无心地说:“盼儿,别郁闷了,我保证,反正没你多,再说我跟她都是性,就跟你是爱,跟她是**,跟你才是**。”

“去!得了便宜还卖乖!”刘盼捶了吴俊涵一拳,伏在他肩头一手还下面轻轻地套弄着自己刚刚咬的地方。,哎!女人有时候骗骗就行了。

刘盼转了转眼珠,又盯着吴俊涵说:“今天的事不准告诉她。”

“行”。

刘盼发泄完毕,终于平衡,哼了一声将吴俊涵推开,又乖乖伏下身体。刘盼的技术风格比惠琳温柔多了,还习惯配合牙齿,所以刺激强烈得多,吴俊涵很快在刘盼口中发射。刘盼为他弄干净,舔了舔舌头,嗔了一眼满意直起身来。

吴俊涵苦笑着抚了抚她俏面,低头整好自己裤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