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涵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很乱,自己虽然爱王艳艳,但是那仅仅是过去,现在自己还爱着她吗。吴俊涵到今天才知道自己还没有真正的忘记王艳艳,自己还爱着她。四年前,由于自己退学,给予了王艳艳爱慕者的机会,也是当初自己同一个宿舍的舍友,他为了能够追求王艳艳,竟然利用电脑做出了很多吴俊涵和一个女孩子的合影,交给王艳艳,王艳艳当初一开始不相信,后来由于那个舍友和吴俊涵是一个宿舍的,知道吴俊涵一些秘密,做出很多假相来迷惑王艳艳,王艳艳为了证明他说是否是真的,就和吴俊涵通了电话,结果不知道情况一一表明,王艳艳一气之下就和吴俊涵分手了。

吴俊涵听后脑子一片空白,忘记了解释,和问个明白就挂了电话,第三天就出外打工去了。后来,王艳艳在那个舍友疯狂的追求下,心也有所动的时候,在一次朋友偶然聚会下,那个舍友,由于酒喝多,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秘密,王艳艳听见以后,当场气愤的晕倒在地,第二天再给吴俊涵打电话的时候,得知吴俊涵已经外出打工去了。王艳艳由于感到对不起吴俊涵,发誓自己今生非吴俊涵不嫁。所以王艳艳从那开始就等待着相遇吴俊涵到来的那一天,这一等就是四年。

吴俊涵听完王艳艳哭诉以后,坐在汽车驾驶座上痛苦地抱着头:“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当初那么冲动,为什么自己没有去学校找你艳艳,艳艳我对不起,真的,我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

王艳艳看见吴俊涵这个样子紧紧的将吴俊涵抱在怀中,疼惜地抚摩着吴俊涵乱了的发丝泪流满面地说道:“俊涵,我从来没有怪你过,要怪就怪我自己,怪我自己当初轻易相信别人,我明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但是我还是相信他了,我恨我自己,这些年就当上天对我惩罚吧,让我们重新再来好吗,俊涵,你还爱我吗?”

“艳艳,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但是我们还能回过去,我已经不以前的我,我配不上你了。”吴俊涵胡乱地嘀咕着。

“轰!”王艳艳听到这话,雪娇躯猛然颤抖了一下,她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爱我,他竟然还爱我,那她还说我们不能回到过去呢,对了,他已经有新的女朋友了,那我怎么办?可是他还是爱在着我自己的啊?我该怎么办?

“你是真的还爱着吗?”王艳艳洁白玉手轻轻抚摩着吴俊涵的脸蛋,语气极为温柔问道。

“我爱你,真的爱你!艳艳!”吴俊涵紧紧地抱着王艳艳说道。

“那为什么我们不重新在来过呢?”王艳艳痛苦地道。

“你知道吗?艳艳,我已经不从前的我.”吴俊涵接着把自己四年来经历全部都告诉王艳艳,建立起现在的新生集团,还有现在和众女的关系都告诉了王艳艳了。

当王艳艳听完吴俊涵讲完一切,再一次紧紧地抱着吴俊涵哭着说道:“对不起,俊涵,我不知道我错误的决定给你带来这么大伤害,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俊涵,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吗?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天天能和你在一起,就是和她们一起分享你我也愿意。”

“艳艳,你为什么这么傻,我已经不值得你爱了。”

“不,不,俊涵,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深爱着你。”

“为什么你要这么傻?”吴俊涵喃喃地说道。

王艳艳没有回答,只有轻微的喘息声音,王艳艳依偎在那阔别以久的胸膛,那熟悉的感觉逐渐回到了自己的心头,那美妙的滋味就仿佛天堂中的星星,在眨着眼睛,奇妙地眨着眼睛。

王艳艳一直想了好久好久,当夜进入到深夜之后,疲倦的少女轻靠在吴俊涵的怀抱中逐渐进入了梦乡。

而就在这个时刻,吴俊涵是清醒的,平复好自己的骚乱的心,架车哭到一所酒店,开好房间抱王艳艳来到客房,轻轻地将她放在**。

王艳艳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吴俊涵眼前眨着,吴俊涵一愣,他反应过来,看见那双眼睛的主人露出的是全是柔情之意的,她那柔情碎了的芳心同样又复合了起来,因为吴俊涵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而欢乐。

“今晚,不要回去在这里陪我好吗?”王艳艳将秀气的额头向吴俊涵胸口靠紧了一点羞涩地说道。王艳艳边说着边在吴俊涵的胸口处用那纤细的小手指慢慢地刻画着圈圈:“让静静的抱着你,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你。”

吴俊涵的心蠕蠕一动,他很想说出甜言蜜语的话,但是每当他开口的时刻,到了嘴边的话,却始终无法说出口。

“我爱你,俊涵!我以后在也不离开你了。”过了好一会,王艳艳的身躯突然主动地贴了过来,带着几分柔情,带着几分火热。

吴俊涵深情地说道:“我也爱我,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绝不会!”

王艳艳默默地点了点头,整个人如同小猫咪一般偎依在吴俊涵的怀里面。

“这几天都陪陪我好吗?”王艳艳按耐不住内心那种失尔复得的感觉,深情地看着吴俊涵说道。

“恩,我答应你。”

“我爱你,俊涵。”王艳艳说完香甜的樱桃小嘴轻盖了上来。一边用香软的小舌勾引着身下男人的欲火,王艳艳一边把吴俊涵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前,用力的按在那圣洁的雪峰上,自己身躯的与男人亲密纠缠着,还要如此的主动,王艳艳也羞得媚眼朦胧,但是身体内却还是起了一种女人陌生的情潮,让她渴望着眼前这个爱人的亲抚。

“艳艳,你”火热灵动的小香舌一直往下,一步步的在吴俊涵的身上留下红润的痕迹,那种种熟悉的身体反应却已经让我有些迷忽了,只觉得王艳艳所到之处,都激起了吴俊涵最舒服的感觉,而反应最激烈的当然是身下的火热东西了。

王艳艳玉手探入吴俊涵那**地方,这时她已经放下了平常的廉耻与纯洁,在这一刻,王艳艳只想真正的成为吴俊涵的爱人,一生一世呆在吴俊涵的身边,情潮也在她的身上开始泛滥成灾,成熟的身体本来也是抑制得相当辛苦,此时甜蜜相依,柔情相对,王艳艳又怎能不被弄得春心芳动呢?

吴俊涵只是手已经禁不住抚上那身上妍妍的娇美身体,轻轻的抚弄着,可是那种舒爽的滋味让吴俊涵不由慢慢的扩大移动的范围,就像自己今天才第一次偷一样。

王艳艳感受到吴俊涵的手开始有些不老实,不由芳心尽欢,身体不由更加兴奋。

“俊涵,我要你!”王艳艳动情的说道。

吴俊涵手熟练地移到了王艳艳的后背处,不一会衣服终于解开,终于感觉到了冰雪般的玉峰。虽然双手已经早已在四年前摸过,但是还没有如此仔细抚摩,俏俏的挺立在空中,吴俊涵哪还能忍住呢。头一低,含住了。

王艳艳一声令人心动的呻吟,吴俊涵用一只手去掉王艳艳的内裤,然后用脚夹住,向后一带,终于一个玉人让吴俊涵完全的剥了出来,

吴俊涵坐着含着王艳艳一会儿,然后头往上,亲王艳艳那已经微微张开的小嘴,两手则也没有停,继续的揉捏起来。

王艳艳香口一开,贝齿浅露,人已扶着吴俊涵坐起,肥美的**轻轻的猛然坐下,吴俊涵蓦然觉得身下的火热有一种紧紧的包融温暖,又好像什么东西被无情的刺穿了一样,而搂着吴俊涵脖子的美丽王艳艳已经不堪的嚷了起来:“俊涵,好痛。”

“艳艳,你才第一次?”吴俊涵激动的说道。

王艳艳没有回答,这才是她人生的第一次,没有这种撒裂红色的见证,王艳艳永远也无法提会到这种真正拥有的幸福,而此时那种芳草花房里破裂的惨痛,可以让她刻骨铭心一生一世,从此不在有任何的遗憾,因为她已经真正的成为吴俊涵的女人。

良久

王艳艳现在好像身体没有骨头一般,任吴俊涵在她身上胡作非为。

吴俊涵的下面好好像要涨开一般,因为王艳艳身体不停的动,互相冲击着。此时的王艳艳,脸色潮红,娇喘吁吁,美目湿润迷离、情火涌动,樱唇红艳欲滴、轻轻翕动,美妙的峰峦和曲线因激动而起伏不定,嫩白、细腻、柔滑的肌肤因情动而涂上了一抹美丽的红晕。

一个个如同天籁般的完美音符,从王艳艳的檀口中飘出,美妙的乐声让吴俊涵陶醉,如上天恩赐的完美艺术品的动人娇躯不断燃烧起吴俊涵的**!

王艳艳紧紧闭著双眼,双手也无意识地抚摩着吴俊涵胸膛,娇躯轻轻颤抖著!

“艳艳”吴俊涵轻唤著她的呢称,双手攀上了她完美的**

“唔!”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王艳艳双手按在了吴俊涵的胸膛,仰着头,樱唇微张着,不停地喘着气。

吴俊涵感觉到下身仍然被一种紧窄包裹着,滑润温热舒爽的感觉立时传遍全身,两只魔爪向前一探,握住了两只随身体上下耸动而不停跳跃的玉兔,并用力地揉搓起来。两只可爱的玉兔在他的手下不停变换着各种形状,配合着身上的尤物做起了人类最原始的运动。

一幅令人血脉贲涨的旖旎两面在室内进行着

“啊”随着王艳艳一声如歇斯底里般的悠长的满足的尖叫,四周又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