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一轮弯弯的眉月高高地挂在天空中,月光透过薄薄的丝窗,洒在了春色无边的卧室内。

两具**的身躯在一张双人**缠绵着,一声声蚀骨**地呻吟从**飘出,时缓进急,时高时低,似快乐,似痛苦,引人无限遐想。

良久

“艳艳,还痛么?”王艳艳初次**的痛苦吴俊涵的知道,但吴俊涵的东西放放在她的花房秘处,清晰的感受王艳艳的悸动,停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一丝丝的滋润,或者她心里真的很紧张了。

“俊涵,艳艳不痛,只要你喜欢就好。”王艳艳此时真的很紧张的,刚才有过的一瞬间快感**马上被这种心态淹没,只觉得吴俊涵的火热东西在她娇嫩初逢缘客扫的花径内烫得如同烧红的棍子一般,让她更觉不堪的难受,但不论如何的不舒服,只要是吴俊涵想要,她都可以忍受的。

“好了,艳艳,以后叫我老阵公了,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是我的老婆了。”吴俊涵望着王艳艳那娇美的成熟动人的风韵,迷人的身躯,果真是灵珑凹凸,分外诱人,此时与自己紧紧的相依,早已让吴俊涵有了一种陌生冲动。

王艳艳微微跳动的那雪白的乳丘,若隐若现的那粉红的,再加上王艳艳脸上那因为害羞而露出的那一抹羞红,无疑不刺激着吴俊涵的感官,挑战着他的承受极限,直接对着王艳艳哪羞红的面颊吻了过去。

王艳艳动情的嗯了一声,双手环抱住吴俊涵刚准备抬起的头,红唇一张,直接印了上去。丁香暗吐,齿颊留香,有了刚才的**拥吻,现在两人显得要熟悉很多,而吴俊涵闲着的双手很快也又攀上了王艳艳那雄伟的圣母峰,感受她那坚挺的柔软。

王艳艳早就被吴俊涵的魔手揉捏的情动万分,如果不是正好红唇被吴俊涵堵着,肯定已经发出诱人的呻吟了。不过尽管如此,还是不时会从王艳艳鼻子里传出满足的嗯哼之声。

吴俊涵的双手开始抚摸王艳艳的背部那光滑的肌肤。口缓缓向下移动,离开王艳艳那微张的红唇,吻到她的脖子上,那香肌真是娇嫩,滑不留口

吴俊涵一个翻身就把王艳艳压在了身下,将王艳黯**改张,吴俊涵挺起的火热还是紧紧的抵在她温暖的玉房的外面,手却已捂在今天已经看见过很多次,抚摸过的胸前雪峰上,酥软而滑腻,饱满而清香,慢慢的往下运动而去。

王艳艳也发现了吴俊涵手的变化,那摸在她身上的手也逐渐变得不老实起来,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此时的王艳艳竟然有些羞涩起来,刚才她剥光少主与自己的衣物,这样**相对,她不害羞,刚才她翻身坐起把自己献给吴俊涵,花房尽露,花蕊绽放,她也没有羞意,但此刻吴俊涵的主动,在她身体的侵入,她却开始在身上有感觉了,或者说有羞意了。

“别老公别摸那里痒啊”王艳艳的羞涩娇语阻止实也没有什么用,因为吴俊涵,不为心动女人的反抗,一步一步的把她从头到腿看了过遍,也抚了个遍,慢慢的感受着王艳艳的开始有了潮水的泛滥。吴俊涵抬头再次看到那雪白**的全景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造物主真是偏爱王艳艳,不但给她美丽的容颜,而且给了她更好的是她的身材,胸部大是每个女孩子的愿望,可是很多胸部大的人不是形状不美,就是**容易下垂,可是王艳艳不是,她的**不但大,而且形状漂亮,最重要的是它依然坚挺。

王艳艳看着吴俊涵呆呆的看着她的**,王艳艳有点娇羞,有点自豪,低声说道:“喜欢吗?它这辈子永远都属于你了。”

“喜欢。”

吴俊涵一边说着,一边行动着,吴俊涵的手掌从两侧握住了王艳艳弹性十足的**,两只大拇指翘了起来,绕着女人嫩红色的乳首缓缓的旋转,指甲轻轻的剐着粉色的乳晕。看着王艳艳的随着自己的动作变的坚挺起来,听着王艳艳的声音更加动情起来,吴俊涵知道他的所作所为让月儿更加舒服了。

王艳艳的心早已经是属于这个男人——吴俊涵的了,吴俊涵的任何行为都只能使她感到**上的喜悦、心灵上的温暖,是不可能出现厌恶的情绪的,王艳艳支撑身体的胳膊不停的打着晃儿,终于支撑不住,抱着吴俊涵滚到**。

吴俊涵已经用舌头代替了双手,在王艳艳的上划着小圈圈,惹的王艳艳一阵抖动,一阵娇喘。而吴俊涵的双手却接着下滑,从背部向下滑去,终于碰到了王艳艳那浑圆坚挺的臀部,柔软中带着弹性,吴俊涵双手覆了上去,用力的一捏,王艳艳身体激动的向上一挺。

王艳艳痛苦早已过,甜美涌上心头,此刻吴俊涵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下子把那两条**抬起压在王艳艳的胸前,让她以一种最**荡的姿势,接受着自己的冲刺,“老公啊”王艳艳的身体果然敏感至极,吴俊涵的索求马上被她转化成幽幽诱惑的喘息呻吟之声,让这个华丽的卧房又有了一种放纵的春意。

迷散的春情让吴俊涵与身下的王艳艳都忘记了平日的自己,一心追求着那种男女欢爱的快乐,吴俊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似乎面对着这种雪白的**诱惑,吴俊涵他已经没有一丝的抵抗之力,身体内的**也随着自己的狂爱**肆虐着体内。

当王艳艳潮水外泄的那一刻,她都已经想自己是不是死了,此时醒来,才知道那才是男女情爱的至**绪,潮汐散去,但快乐依存。

“老公,我好快乐,我好幸?蓖跹扪薨淹芳方?飧隹释?硕嗄甑奈饪『?厍埃?跹扪廾挥幸凰康牟煌祝?炊??芫∏榈南硎茏潘?奈屡??饪『?比桓?怯梦虑榈陌阉???子癜愕慕壳?У酶?簦?拔乙彩牵?扪蓿?一瓜胍?恕!?br>

王艳艳看到吴俊涵盯着她的眼睛,黑亮有神,带着丝丝情意,感觉着他那带着魔力的双手,正温柔的揉模着她的臀部,王艳艳一下子抱住了吴俊涵,再次献上了自己的香吻。

在两人的重新努力下,吴俊涵终于再次进入到王艳艳的体内,一种舒畅温暖的感觉从开始再次传遍吴俊涵的全身,让他也忍不住感叹一声,听到爱人舒服的呻吟,本来已经有点刺痛的王艳艳也再次忍住痛苦,没有出声,不过马上她就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伴随着吴俊涵的每一次**,就会有一种酥麻的感觉传遍她全身,本来压抑着的双唇,现在也不受控制,一连串迷人的音符又从她的小嘴中溢出,更加刺激着吴俊涵,让吴俊涵勇猛向前。

这时王艳艳已经浑身发烫,松软成了一团,那双刚才圆溜溜的深邃的眼睛,现已微微合上,流露出一种迷离的神情,艳唇轻启,嘴里还不断发出含糊不清的呢喃

“快,快”懵懂中,听到王艳艳在催促着的吴俊涵,眼睛里写满了**辣的渴望。

这时,吴俊涵感到自己好像躺在一叶轻舟上,正在颠沛着惊涛骇浪

吴俊涵和王艳艳两人仿佛两条纠缠了不能分开的泥蛇,浑身粘满汗水,像虚脱一般,疲惫不堪地并排躺在一起。

经过一番发泄,王艳艳只是仍然将脸埋在吴俊涵怀里,不肯抬起来,小手轻轻的抚摸着吴俊涵的胸膛,嘴里轻轻的喊着:

“老公你太厉害了”

“艳艳,你说什么?”王艳艳声音本来就很小,况且头还埋在吴俊涵怀里,自然吐字不清,说的什么吴俊涵都没有听见。

王艳艳用手狠狠的在吴俊涵背上捏了一把,让吴俊涵痛叫一声,王艳艳才缓缓抬起头来,媚着的双眼盯着吴俊涵说道:“以后不准你再离开我了,要好好的爱我,知道吗?”

“恩,以后一定不会了!艳艳,你心跳的好快”吴俊涵看着王艳艳妩媚表情说道。

“还你这个坏蛋弄的!你的不是也一样!”王艳艳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放到吴俊涵的胸部,感受他快速的心跳。

吴俊涵抬头望去,王艳艳硕大的胸部正快速起伏着“你心跳真的跳的好快啊!比我还快,呵呵!”吴俊涵收回手来说道,但太过匆忙,一不小心却碰到了王艳艳的**。

没有听到王艳艳的答话,吴俊涵向她望去,只见她玉靥晕红,正痴痴的看着他。

吴俊涵正想接着再说,王艳艳却没给他机会,十指交缠於他黑发之中,幽香扑面,柔软湿润的两片花瓣已经贴上了他的嘴唇。气如兰馨,丁香辗转,那柔软的舌尖如火苗一般将他的欲火瞬间点燃。

吴俊涵脑中轰的一声一片空白,这是他今晚与王艳艳不知道是第几次接吻了,就是以前,也没有像今天晚上这样缠绵绝对可以算做第一次。

吴俊涵本来也是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碰到王艳艳如此诱惑,更何况王艳艳这一吻也是那么的投入,这一吻也吻的天昏地暗,眼花缭乱,天旋地转:琼津暗渡,唇齿留香。丰满温软的乳丘在吴俊涵的胸膛的挤压下颤动,滑腻的肌肤冰凉而又滚烫,这一切如此真实又如此虚幻。当王艳艳咬住吴俊涵的嘴唇,吴俊涵体内的火山终於再次崩爆,喉中蓦地发出一声狂暴的喘息。

吴俊涵如疯似狂,手掌终于再次攀上了王艳艳那丰满的**,让它在自己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滑腻的手感,更加刺激着吴俊涵的**,吴俊涵已经沉迷进去,沉迷于王艳艳的温柔之中。

吴俊涵似乎本能一样,一步步的前进着,吴俊涵手指握着王艳艳的,轻揉慢捻,一直咬牙强忍的王艳艳也终于忍受不住,从嘴里溢出一连串的呻吟,声音**入骨,更加刺激着吴俊涵,似乎在鼓舞他继续探索一样。

吴俊涵已经离开了王艳艳那娇艳的红唇,慢慢往下,轻逗她的耳垂,轻扫王艳艳那如玉的脖子,丝丝的麻痒,让王艳艳心里的渴望更加强烈,嘴里所发出的叫声也更加的诱人。

吴俊涵终于含住了那浑圆的小巧,含住了那早已经在他魔手下挺立了的蓓蕾,似乎刺激太大,王艳艳双手紧紧的按着吴俊涵的头部,把他紧紧的按在胸前,自己则头部向上微仰,发出一阵阵欢畅的呻吟。

婉转**,曲意承欢,在这个夜晚,王艳艳终于从女人变成了真正女人。

(PS:今天还有一更,一共四更,弥补前两天的,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