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还是昨天的地方,音乐依旧满耳飘,时间还早,吴俊涵坐在大厅的一个角落看着大厅中不停有穿红挂绿的男女在其中穿梭。

见面时间快到了,没有人来。吴俊涵抬手看了看手表,十分钟后不见人,他会打个电话走人。今天晚上的客人是他最喜欢的两个人中的一个,有几天没见她了。

十分钟后,就在吴俊涵准备把手伸向手机时,一个曼妙的身影自门外走进,他收回手,但感觉是她。

一对修长健美的大腿向他走来,高根凉鞋里秀气的玉足,很美。玉足渐渐走近,那双大腿的摆动也愈加清晰有节奏,直到在他面前停住。

吴俊涵抬起头,看到一对熟悉的巨峰,还有巨峰上面那熟悉无比的脸,爽朗妩媚地挂着笑容,feng骚而又不失高贵。对,这**就是昨天晚上和刘雅婷一起的哪个,是一家大型美容店的老板,叫杨惠琳。也就吴俊涵固定顾客的其中之一,关系也是最说不明白的一个。

“你来拉?”吴俊涵小喝一口酒,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意外或讶异,甚至没有任何明显激动的表情。

超级美**,但依旧超级,她笑而不答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几天没见昭思幕想的男人,淡然坐到对面,吴俊涵礼貌地为她点上酒。

杨惠琳优雅地喝上一口:“怎么样,昨天晚上玩的愉快吗?”

“也没什么,不就那个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吴俊涵喝了一口酒。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吴俊涵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店里面最近怎么样?”

“还可以,还能混口饭吃?”杨惠琳不以为然,酒杯一放,“你呢?几个月以后你准备做什么去。”知道吴俊涵几个月以后要出来了,所以想问问。

“我现在也不知道,还在考虑。”吴俊涵直起身来,顿了顿道,“严格地说,我还没有发的方向吧。”

“哦。”杨惠琳似有所悟,打量着道,“听你这意思,还没有目标了?”

“可以这么说。”吴俊涵感觉颇有无奈。

“不说这个了,说说你吧?”吴俊涵客气地给杨惠琳倒酒。时间还没有到,他不想去多想,他不是空想家,理想家。

“我有什么可说的?你还没说完呢,还是接着说你吧,看看我能不能给你出出主意。”杨惠琳做出一付洗耳恭听的样子。

吴俊涵看了杨惠琳一眼,没有说话,把目光移往大厅只。生活相似又不同,人人都有不为人知无奈,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只有一旁的不停地喧嚣着。灯光闪烁,人流进进出出。

晚上出‘金碧辉煌’时已将近一点,公路,一辆敞蓬跑车以人目力不及的速度飞驰,不停沿路车辆。风鼓鼓吹荡,车座上的两人头发翻飞,绝美的面靥张扬而性感,衣服包裹下的身体弹性而丰满,长裙轻舞激扬,一截白皙结实的大腿若隐若现,晃动着肉欲的诱惑。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几日不见,如搁一世。

六天了,杨惠琳始终处于一种略带焦躁的心不在焉,时而不耐烦,呶着嘴生气,时而歪着头,傻傻地发笑,心里全是那个人。自从两人两年前那次**后,她越来越依恋这个男人身上味道,几乎他有时间都留给了吴俊涵,即使什么也不做。

以前的老公也没有给她像这个男人的感觉,她不仅可以撒娇、耍赖,还要呵护他、照顾他,甚至教训他,她尝尽了做女人的所有滋味。带着美好的遐想,杨惠琳架着车在高速上飞驰了十几分钟,回到自己别墅。

走进客厅,杨惠琳迫不及待地缠上吴俊涵,吴俊涵也不仅粗鲁,而且粗暴,将杨惠琳裙子从后撩起粗鲁地亵玩自己完美而丰满的屁股。她身心俱已失去招架,只得垂着滚烫的螓首,慵软无力地埋在爱人怀里,任凭这个小男人摆弄了。由于气温太高,现在里面只有一条丁字内裤。裙子被揭起,清凉的空气更直接地刺激了她的身体。“嗯。”杨惠琳一声呻吟,用力地搂住他的腰。配上她原有的性感成熟,使人不得不侵犯,更不消说小别多日后的心情。

吴俊涵微微笑了一下,抬了下头,停下动作,抱着杨惠琳就走进了房间。

“老公,快点吗?”杨惠琳粉腮红润喊道,每次**她都喊吴俊涵叫老公。

吴俊涵看着杨惠琳这个骚样笑道:“几天没抱也没亲你了,你一定很失望,现在我给你补回来。”

“你还有脸说。”杨惠琳呶着嘴,委屈地转过身。

吴俊涵笑了笑。从身后将她拥住,杨惠琳娇躯一软,靠在他怀里。等着他进一步的侵犯。她猜他也等不及了。

今晚的星空很美,在天边展着温柔的月光,象个浪漫安静的梦,杨惠琳羞惭尽去,倏地转过身,调皮地眨了下眼:“老公,你不说要补偿我吗?怎么还不开始啊?”

吴俊涵不再多想,两手兜住女人肥臀,头一低,嘴巴盖住她性感地红唇。杨惠琳嘤一声楼上他脖子,探出香舌,尽情享受空虚几天的热吻杨惠琳秀眸微晕,绷着美靥,微喘着将巨臀翘起,很顺从。

两人今晚肯定会很疯狂,吴俊涵啧啧不已地扒下杨惠琳的内裤。杨惠琳肥美的屁股暴露,在灯下的空气中闪着晶莹的欲色,那弯笑笑的人字,挑逗似地展着一撇一捺,中间结合的前面,一朵微湿的草丛沾着露珠,黑油油地散着芬芳:“太美了,太大了,大肥了!”

“啊!”杨惠琳发出一声**。忙扶住他的脑袋,挺着腰身接受对自己最羞处的亲吻。

吴俊涵呼哧呼哧连亲带啃,杨惠琳紧皱着眉,嗯嗯啊啊地叫着,承受着身体深处的浪浪快感,吴俊涵由慢到快,由紧张到激烈,杨惠琳逐渐骚痒难耐,终于扭着屁股将双脚脱出,把裙子和脱到一旁,扬起右腿挂在他肩头。此姿势便利多多,吴俊涵捞着她屁股,温柔地亲吻着,象很多**的开始一样。

“哦!啊!啊啊!”杨惠琳美靥绯红,连声**,手扶着他的头,腰身越垂越低,成熟地身体火烫无比,香汗淋漓。

杨惠琳身子一软,立刻瘫倒,吴俊涵把她拽到怀里抱住,杨惠琳两臂弯仍挂着比基尼胸罩,费力地楼上他脖子,侧伏在她肩头娇喘。

吴俊涵拢开杨惠琳被汗水浸透的湿发,亲昵地在她脸上亲吻,直待她喘息初定,才柔声道:“惠琳,怎么样,舒服吗?”

杨惠琳红潮满面,媚色迷离,满足地点头:“老公,你好会弄,我都舒服得不行了。”

“这就不行了?”吴俊涵兴奋了,“还有更厉害地呢!”吴俊涵不由分说,直接把她抱起,呼地扔到**。

“啊!”水床忽悠一阵荡漾,杨惠琳大叫一声,乳波臀浪,**地摇摆,

吴俊涵猴急地爬上床,脱掉衣服:“说到想用什么姿势?”

杨惠琳噗笑了,扭着屁股,嗲声嗲气地道:“你好讨厌啦,这么羞人的问题也问?人家会害羞的呢!”

“靠!你还我呸!”吴俊涵狂晕,正要开始,一头扑倒在**。

杨惠琳咯咯咯一阵笑,倏地爬起,褪去他的短裤,随即勾过他脖子,嘴对嘴一通激吻,张开双腿往**一仰:“老公,来吧。”

吴俊涵看了看她两腿间地迷人景象,心跳开始加速,紧张地抬起头望去。杨惠琳喘着粗气,眼睛睁得老大,心头怦怦乱跳禁忌要开始了,这种**的感觉让她兴奋无比,甚至感到自己下体已有汁液暗暗潜流,两人目光共对,都发现了彼此眼中摇荡的火焰。

房内静静的,只能听见两人的喘息声紧促纠缠,灯光暧昧不定,透着**糜香艳的气息,窗外,行云暗暗聚拢,月色妖魅地在云层里晃动,只有风,不停扑打着玻璃吴俊涵在她最敏感处磨转起来,杨惠琳柳眉紧蹙,一声闷哼,抖着屁股,脸上现出痛苦而愉悦的娇态。随着吴俊涵噗捅一下的进去。杨惠琳骤然充实,“啊”地一叫,忙挺起屁股,深深地接住。这是种细嫩温软地感觉,极为酥爽美好。很难用语言形容,或者可以用任何美好的语言形容。仿佛置身飘忽忽的云端,被热暖暖的阳光包围,你可以肆意驰骋冲撞,就是逃不出去。也不愿逃出。杨惠琳慢慢睁开眼,楼上他脖子,一脸痴迷地望着他:“老公,我舒服死了!”说完话,玉瑕轻启嘤唇,递上美美地香舌,修长地大腿悄悄盘到他腰间,**荡而灵活摇起了屁股。

吴俊涵也不再耽搁。狠狠地吸啜着她香舌,双手边捞起她的屁股猛地砸落。玉瑕屁股悬空,樱口被封,发出一声愉悦的闷哼,挺动着纤细而有力的腰肢,配合他的节奏,借着水床的力量,时紧时缓地享受了起来。

吴俊涵垫了个枕头,幸福而愉悦地看着。玉瑕时而含着,勾着媚眼**荡的样子,时而滑着舌头,象个俏皮女孩儿。吴俊涵很快重新挺立。玉瑕得意地冲他挤了下眼,起身缓缓坐下,吴俊涵舒服地闭上眼睛。玉瑕上身一趴,轻柔地吻上他嘴唇,坐下的肉臀同时耸动。渐渐,气氛从温馨到激烈,两人重新陷入迷乱。

“哦!嗯嗯!”杨惠琳情动了,双眸紧闭,口中娇呻不绝,猛地推开他,仰起上身,随着美丽的长发在脑后一甩,杨**而**,热情而热烈,**声能刺破夜空。

终于,伴随着杨惠琳一声极度舒爽的**,两人同时达到了极乐的巅峰。

杨惠琳绝对是一个尤物,轻而易举地就激发了他的征服欲。疯狂过去,骤雨歇止,夜恢复了平静。在月色和灯光的澄明中,他们完美地完成了今天晚上彼此间的第一次。

PS:收藏,还是收藏看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