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防开我,周北石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坏家伙,放开我”小胡同传出蒙娜嘶哑的哭喊声。

“嘿嘿,蒙大美女,上次下药让你给跑了,这回你一个人落单岂不白白便宜我啦!哈哈哈”小胡同里传出周北石嚣张的声音,旁边还伴随着两道下贱的**笑声。

倪裳正好赶到胡同口,听到这些话肺都快气炸了,立马大喝道:“住手!”

正准备强行上马的周北石听后一愣,暗自恼怒:怎么每回自己做事的时候总有人干扰啊,不过他还是松开撑着蒙娜的手,回头看去。因为他已经听出这声音是从一位美女口中传出的。

当他看清来人是谁时,他也忍不住一声邪笑:“哟,这不是我们蒙大美人的好朋友兼跟班倪大美女吗?怎么,也想陪本公子爽爽吗,本公子可是一点也不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他就听见倪裳的大叫声“快来人啊,这里有人在抢劫啊,快来人啊。

原来蒙娜乘周北石**笑的时用候,挣脱他的魔爪,才扑到倪裳怀里,嘤嘤哭泣道:“倪裳,谢谢你,谢谢你”

这边周北石阴笑道:“好你个臭娘们,给你们脸你们不要脸,你们两个给我把这丫头教训一顿。”他心头大为光火,以前好几次这个臭女人都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撒尿,这让他极度不爽。

听到周北石的命令,两个手下纷纷掏出手中的弹簧刀,轻轻一按,弹出那刀片来,顿时刀光闪闪,极为耀人,为了更添暴虐性,这两个家伙还把刃口放在嘴边,轻舔着那刀体,配上那布满刀疤的丑脸,显得格外狰狞,蒙娜看到那两个凶狠的男人向自己这边走过来,忍不住瑟瑟发抖地躲在了倪裳的怀中。

倪裳看到自己的蒙娜竟然害怕成这样,禁不住安慰道:“娜娜,别怕,有我在这里,谁也不敢伤害你!”

这个时候一个玩着小刀的人忍不住阴阴笑道:“小姐,现在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保护怀中的美女,嘿嘿,还是乖乖地伺候我们公子吧!”

眼看着两人就要到自己的面前了,倪裳也不由得全身一紧,忽然,这个时候大街上响起警车的鸣笛声,倪裳回头一看,却见小胡同口都是挤满了人,估计那警察就是他们给叫来的。

周北石看见现在这个样子,看来今天好事又被人破坏了,不由得大为脑火,恶狠狠地说道:“今天算你们命大,不过你总不会次次这么幸运吧,你给我等着瞧。”说完带着两个手下慌张地离开了这个小胡同。

今天发生的事太令人痛心疾首了,蒙娜怀孕的事都已经让倪裳伤透了心,她十分倔强地不肯说出这孩子的爸爸是谁,说怕自己成为第三者,耽误别人的幸福,可这样下去,痛苦的只会是她自己和苦了她腹中的孩子。

原本蒙娜还想要求小柔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可她竟然说孩子是一条生命,任何人不得损害让孩子生存的权利,可她有没有想过未婚先孕虽然不是公司里的禁忌,但还是会影响到她的工作啊,特别是她这种工作认真的女孩。

更令人可恶的还有那个周北石那个家伙,他是南航公司副总的侄子,平时怎么就没看出来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竟然敢**小柔?简直是罪不可恕。

房间内,倪裳对躲在墙角边瑟瑟发抖,担惊受怕的蒙娜颇有点无可奈何,也难怪呢,任谁遇到这两件可怕的事情不害怕才怪呢,更何况她一个娇弱的女子!

“娜娜,别怕。现在我们已经到家了,事情都过去了,一切都平静下来!”倪裳柔声细语地说道。

“没有过去,没有过去倪裳,我好害怕他又来找我麻烦!”昔日想要报复周北石的豪言壮语再也承受不住双重的打击粉碎了,害怕中的蒙娜紧紧抓住倪裳的手,喃喃自语。

“放心,别怕,姓周的要是敢再找你麻烦,我倪裳绝对不会放过他!”倪裳眼中精光一闪,寒声说道。

听到倪裳那犹如发誓般的决定,蒙娜柔忽然觉得身子不再颤抖,心绪不再慌乱。轻轻依在好友的怀里,意图寻找能暂避风险的港湾,但是,倪裳接着的一句话不得不让她惨淡地面对现实。“要是让我遇上那个破坏你贞洁的坏男人,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上前一脚踢死他!”看到蒙娜苍白的脸色,眉角散不去的忧郁,她咬牙切齿地叫道。

“不要,不要!那不是他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受周北石的蛊惑,跑到那酒吧去玩,不然我也不会去喝那下了**的果汁,自然也不会碰见他,自然也不会变成这样,呜呜呜”蒙娜拉住倪裳的胳膊,呜呜咽咽地将心中的苦楚倾诉出来,面对好友,她没必要再隐瞒。

“什么?没想到那姓周的竟如此卑鄙,居然想**你,早知道我先前就不应该让他跑了。”倪裳听到还有这种内幕,禁不住柳眉倒竖,怒不可遏。

不过倪裳很快又问道:“那孩子的父亲呢,这孩子可是你与他的亲骨肉啊,一切都由你承担,你负担得起吗?难道你想孩子生下来没父亲,长大后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姓甚名谁吗?”

“倪裳,你不要说了,我的心好痛好痛,请你不要再说了好不好?求你啦!”蒙娜伸手想要堵住她的嘴巴。

可是倪裳是何等人,一把抓住蒙娜的手,要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誓必要说服风轻柔。“娜娜,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很不对的,一个孩子的成长需要一个完整家庭的呵护,现在不是你想拆散那个家庭,而是为了你腹中孩子的未来,你必须得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一味的回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倪裳谆谆教导道。

“可是倪裳,我真的不想”蒙娜眼中闪过一丝忧伤,黯然地说道。“你好好想想吧,为了你自己,为了你腹中孩子的将来,你必须做出选择!”倪裳一把打断蒙娜的话,坚决地说道。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良久,最终还是风蒙娜躲不过内心的不安,选择了妥协。只见蒙娜眼中带着一丝不安,说道:“好吧,倪裳,不过我只是想过去看看他的生活,我实在不想打破他的宁静生活,请你控制一下自己,好吗?”

倪裳看到蒙娜答应带自己去见他,心中暗喜,心里也明白依照自己这暴虐的性格,搞不好会闹出事来,她这是给自己提前打预防针呀,倪裳心里也颇为感动,这样的好女人时刻都在为他人着想,实在是太少见了,为了让蒙娜放心,倪裳还是保证地说道:“娜娜,你放心,我是不会乱来的!”

看到倪裳对自己保证,蒙娜苍白的脸上总算是挤出一点笑容,轻轻点了点头,答道:“恩,那好吧,我现在就带你去!”

出租车内,倪裳看着周围倒跑的一栋栋别墅,一片片空旷的草地,也忍不住暗暗心惊,禁不住说道:“娜娜,你碰到的那家伙看样子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啊,你看这越往前去,别墅越来越高级,这里面住的可是手握实权,或是巨富的人物啊,你呀,碰到的到底是谁呀!”虽然这些对于空姐的她们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只要她们愿意什么样的人不会败在自己石榴裙下,但对于像蒙娜,倪裳两人这样塌塌实实的空姐,有机会接触这么多的豪华别墅她还是首次难免不了一阵惊讶。

蒙娜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我也不知道。”就没有了下文,弄得一旁的倪裳是目瞪口呆。

倒是前面开车的司机师傅笑着说道:“两位小姐,你们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吧,很感到震惊是不是?看你们要我送去的地方是全国十大富翁之一的吴俊涵先生的家,也就是我们北京市新生集团的老板!”司机师傅好心好意地解释道。蒙娜一听,心不由得扑通一下,是他,真的是他,难怪自己那天感觉他是那么的熟悉,他就是前两年神秘一时的新生集团的摹后老板,吴俊涵。想起自己以前第一次在电视里看到他,不也是被他那俊美帅气的迷人外表所吸引。

新生集团老板的家?倪裳是有点莫名其妙,可倪裳除了莫名其妙外,脸上还露出怪异的神色,怎么蒙娜找的是那地方,不会是记错了吧?一把拉过蒙娜,窃窃私语道:“娜娜,你会不会把地址给记错啊,怎么突然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倪裳虽然有点蛮横,但是一点也不减她对吴俊涵的崇拜,这时听说去的是他的家,她一下没了脾气,要知道吴俊涵的多少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倪裳,绝对没错,他给我的地址上写的是这里。”蒙娜十分肯定地说道,看到蒙娜如此肯定,倪裳顿时没了语言。

下了车后,来到了这座山庄最为气派豪华别墅的大门口,倪裳要求蒙娜安门铃,可蒙娜这个时候突然选择了退缩,这让倪裳有点哭笑不得:“娜娜,都已经到门口来了,你还优柔寡断退缩个啥?你不按,我帮你按了!”还不等蒙娜出声阻止,倪裳伸手就连按了几下。

客厅内吴俊涵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难得有点时间看看电视,今天星期天,杨惠琳她们几女都出去了,这是她们一周内的购物日,为不去充当苦力,吴俊涵找了个理由留在家里。

“叮咚”“叮咚”“叮咚”三声门铃响打断了吴俊涵的思维,吴俊涵带着一丝疑惑打开了门,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来,她们不会这么早就回来吧,所以吴俊涵看都不看就打开了大门。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门外站着的既不是什么熟人,也不是吴俊涵认识的人,站在吴俊涵面前的是一名女子,柳眉圆脸,大眼琼鼻,一张红润的樱桃小嘴镶嵌在她脸上,是位不可多见的美女,让吴俊涵颇为注意,而在她身后躲着的一名女子,只看见她一头长发,那背影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可到底是谁,吴俊涵就记不起来了。